快捷搜索:

“铁矿石的供应依然还是寡头垄断的格局

  2019年6月19日,大连商品交易所(简称”大商所“)铁矿石期货i1909合约以800元收盘,同一日,铁矿石普氏指数((品位为62%的铁矿粉粉)达到114.25美元/吨。

  铁矿石的价格此时达到了过去5年的新高。中国钢铁行业协会(简称“中钢协”)人士算了一笔账:从年初不到60美元/吨涨到现在超过110美元/吨,中国一年进口铁矿石超10亿吨,这意味着一年要多付出近600亿美元的原材料成本。

  “生产一吨钢铁的利润现在只有50元左右。”来自山东省一家国有大型钢铁企业人士在6月20日告诉经济观察报,高昂的铁矿石成本是吃掉利润的最主要因素。

  很多数据似乎在支撑着铁矿石的价格: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5月中国粗钢产量同比增长10%,再次创单月历史新高。机构数据则显示,中国港口的铁矿石存货量还在持续地下降。国际四大矿山企业(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FMG)在早前相继下调了2019年的指导产量——根据这些公司的表述,减产的主因在于溃坝事件以及澳洲飓风天气的影响。“上游供给偏紧,下游钢厂需求强盛”,在分析机构的眼中,这些因素构成了铁矿石当前价格易涨难跌的基础,但中钢协显然难以认同这样的结论。“中国的钢厂从来没缺过铁矿石,”6月20日,中钢协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供应紧张并不存在,眼下铁矿石的价格已经背离了真实的市场,背后是资金力量的炒作。”

  中钢协对铁矿石价格的忧虑,现在再一次显现。过去两年,这样的忧虑伴随矿价的平稳有所缓和,但始终没有得到根本解除。

  在钢协人士看来,这个问题像利剑一样依然悬在中国钢企的头上,原本被寄予希望的铁矿石期货,不仅没有发挥好价格发现的作用,反而在特殊时机引发了铁矿石价格的炒作。

  2019年5月29日,大商所发出通知,规定自次日起提高铁矿石相关期货合约的手续费。6月14日,大商所再发通知,提高铁矿石品种涨跌停板幅度和最低交易保证金。不过,目前看来,上述举措收效甚微。

  从铁矿石进口来看,1-5月铁矿石累计进口42,391.6万吨,同比下降5.2%;与此同时,2019年1-5月全国生铁产量为33534.7万吨,同比增长8.9%。

  根据四大矿山公司相继公布的产销的数据,四家公司在过去一个季度的产量均有所下滑,而其年度计划则同样同比下滑。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向经济观察报分析认为,在铁矿石需求仍保持增长态势的前提下,造成目前铁矿石大涨的原因还是需强供弱导致的供需失衡。淡水河谷溃坝事件影响力持续蔓延,而澳大利亚飓风的影响也有所显现。

  海证期货研究所副所长、黑色首席分析师石头是坚定的铁矿石期货“多头派”,他判断,铁矿石今年是供给出现缺口的大牛市,原因主要在于供需的紧平衡。“铁矿石的供应依然还是寡头垄断的格局,四大矿山的供给优势明显。2019年一季度四大矿山产量同比明显下降,与此同时,国际上其他国家的钢铁产能也在不断扩张,包括印度、越南等。”石头说。

  根据海证期货的测算,出现巴西矿难和澳洲矿山的减产之后,我们测算2019年的四大矿产量预计为10.09亿吨,比预期的减少1.46亿吨,比2018年产量减少0.99亿吨。

  王国清认为,目前铁矿石价格较年初已上涨60%以上,钢厂利润受到极度压缩,兰格钢铁研究中心监测的热卷、冷卷毛利已出现亏损。她判断,目前铁矿石价格已创5年来新高,但铁矿石供需基本面问题短期内仍然难以有效改观,铁矿石价格仍将维持高位运行。

  欧冶云商首席分析师曾节胜向经济观察报表示,近几个月,在资源紧张的情况下,三水合谷降低了对中国的发货比例,力拓对国内钢厂长协的执行也开始打折扣,从而使供需缺口拉大。

  曾节胜判断,铁矿石的供需缺口在短期内还不会改善,钢厂没有任何减产迹象,澳洲和巴西铁矿石发货量在未来数月环比不会有大的增长,港口库存还会继续下降。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中国生铁产量分别为7.1亿吨和7.7亿吨。

  上述协会人士分析说,考虑到2017年去产能因素的影响,当年的产量数据少报了1亿吨左右,而2018年则比实际产量多报了,今年上半年,炼铁产量名义增长8.9%,实际评估下来大约在4%左右。

  “中国的铁矿石需求是逐渐下降的。”该人士判断说,“事实上,巴西的溃坝影响也没有那么大,但这给人为炒作带来了空间,且这种炒作是前期大涨,后期大跌,资金则从中牟利。“

  协会人士分析,对照2018年和2014年,国内用矿量减少了1.1亿吨。而在世界范围,炼铁是夕阳产业。事实上,铁矿石的卖家是4家矿山企业,而中国的买家多达500家,这才是中国钢铁产业最大的软肋。

  协会人士人为,今年铁矿石价格的大幅上涨,主要即是国内期货的价格引领,这给实体经济带来了严重的损害:期货是零和游戏,本身并不增加财富,却把每年10亿多吨的铁矿石的价格大幅拉了上去,整个中国钢铁行业为此一年需要多付出近600多亿美元的原料成本。

  中钢协人士的观点在部分分析机构乃至黑色期货投资人士那里得到了认同。曾节胜表示,5月份以来的人民币大幅贬值也对铁矿石价格上涨起了推动作用。另外,由于期货市场的存在以及铁矿石定价机制的不完善性,市场炒作和投机因素对铁矿石价格的上涨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长期投资铁矿石期货的人士进一步向经济观察报解释说,前期国内钢产量的提高和巴西的溃坝,先是带动了基本面,但后续资金的炒作形成了更大的助推力。“100美元以上显然是情绪化的因素导致,”该人士说,“所谓的供应紧张,实际情形是,港口70%的铁矿石库存为钢厂所有,由于担心铁矿石价格进一步上涨,钢厂的库存(一部分自用,一部分售出)不敢出售,而铁矿石贸易商此时则选择主动捂货。也就是说,供需从总量上没那么紧张,但因为炒作,锁定了可流通资源,导致可流通的资源变少,并掌控在了一些大户的手中。”

  该期货投资人士认为,这样的炒作资金,在期货和现货市场形成了一股力量,作为主力资金,即便不能说是控盘,但也是很大的资金量,钢厂在这种情况下也颇为无奈。

  在中国钢铁行业协会人士看来,令中国钢铁行业掣肘的问题现在又一次暴露了它的严重性。“过去国内没有铁矿石期货,普遍认为普氏价格指数(该指数一直作为现货市场的指导价格)存在人为炒作,现在国内的期货比普氏涨得还高、还快,不能怪到别人的头上了。”协会人士如此告诉经济观察报。“港口库存1亿多吨,企业库存还够35天的生产,谈何供应的紧张?此外,国外矿山的增产其实是相对容易的,但它们在控制产量上较为严格。”协会人士说。

  2018年5月4日,国内铁矿石期货在上市5年之后,宣告中国铁矿石期货开始引入国际交易者,这是国内首次已上市期货品种的对外开放。

  这一举动曾被中钢协认为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化解铁矿石现货市场的定价难题,通过期货的价格发现机制,引导铁矿石市场的健康运行。中钢协原副会长罗冰生认为,在2018年,也就是中国和国外矿山公司的供需对比发生变化的背景之下推出铁矿石期货国际化,是较为有利的时机。期货的国际化,将使得铁矿石价格进一步向市场开放,期货对铁矿石价格体系的影响会进一步增强,从而改变一直被诟病的普氏指数定价体系。

  不过,目前看来,这样的愿望暂时落空。眼下,期货的价格要高于现货市场的价格,机构人士认为,较大的基差也使得铁矿石价格会继续停在高位。

  2019年5月29日,大商所发出通知,规定自次日起提高铁矿石相关期货合约的手续费。6月14日,大商所再发通知,提高铁矿石品种涨跌停板幅度和最低交易保证金。

  大商所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举旨在进一步强化监管,遏制潜在过度投机行为,防控可能出现的恶意炒作、扭曲价格等行为,促进期货功能发挥,确保市场安全稳定运行。

  但大商所的上述举措效果收效甚微。前述期货投资人士分析认为,从大商所目前的作为看,大商所在这件事并未作出积极的干涉。

  阻力是多方面的。眼下,有一部分阻力或许在于,铁矿石期货在推进国际化,又处于国际贸易敏感期,中国此时不好作出强硬的态度。“上述人士分析说,”但近日铁矿石的连续涨价,可能会迫使大商所作出进一步的干涉。”

  铁矿石港口库存从2018年4月初的1.63亿吨,下降到2019年4月下旬的1.34亿吨,下降了约2900万吨。近期废钢价格依旧高于铁水,短流程炼钢的性价比并不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